通博最新备用网址

首页 > 散文 > 经典散文 >

九月九的酒

发布:栀子花 时间: 2016-10-11 20:35 阅读: 次

九月九的酒

  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”

  这是一首唐代诗人李商隐,以男女离别为题材的爱情诗。他以句中的“别”字为通篇文眼,描写了一对情人,离别的痛苦和别后的思念,抒发了无比真挚的相思离别之情。

  别说是男女爱情,充满了思念惆怅。而亲人之间的每一次离别,每一次分开,那一次又不是难分难舍,手仿佛要挥断。

  又是九月九,重阳夜,难聚首。思乡的人儿,飘流在外头;又是九月九,愁更愁,情更忧,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。……

  那一年陈少华的一曲歌曲《九月九的酒》又让多少人热泪盈眶,情难依依。

  九月九,让我想起了小的时候,极爱看书。常常夜里躲在被窝里,打着手电筒看书,为这没少挨母亲的责骂:“你个倔丫头,就不怕看坏了眼睛。”所以一听到母亲的脚步,我就赶紧把书收起装睡,等母亲的脚步声走远,又爬起来偷偷地看。

  九月九,河畔上的菊花开了,一大片一大片,晃了人的眼睛,美了人的心境。那满地的绚丽金黄,就像是给河畔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金毯。

  秋风阵阵吹过,金色的海浪翻滚着,起伏着。每每这个季节,喜欢和母亲四姐,跑到河畔上去看菊花。漫步在河畔上,抬眼望去,只见一朵朵,一丛丛菊花,正万头攒动,竞相开放。那金色的,绚丽温暖的黄,让我的心为之颤动。

  瞬间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,烟雨朦胧中,母亲发簪轻挽,穿着那件淡蓝色的斜襟衣裳,一双手工的黑布鞋。在菊花旁走着,微笑着。

  雨停了,秋风又起。风儿吹起母亲黑黑的头发,她的笑容,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。我和四姐,跟随在母亲的身后,每人的头上,偷偷别起一朵金色的花朵。在河畔的小道上,相互追逐着,打闹着,奔跑着,开心的笑声,在河畔的上空久久回荡。

  九月里,院子的土墙上,篱笆边,爬满了一朵朵牵牛花。紫的,红的,白的粉的,藤缠着蔓,蔓绕着藤。在风中,在阳光里摇曳着,妩媚着,左右生盼。

  母亲告诉我们,牵牛花也叫打碗花。小孩子要是没事,不要去摘它。因为摘了打碗花,就会不小心打碎家里的碗。

  听了母亲的话,我和四姐为了不打碎家里的碗,从不轻易跑去摘打碗花。空闲时就站在院子,呆呆望着花朵,看她们一个个彩衣飘飘,美丽欢喜了好长时间。

  有一次,我对四姐说:“四姐,我们俩来做个比喻吧!我把白的牵牛花,比喻是宝钗,仪态规整,大家闺秀。那你说浅粉的会是谁呢?”

  四姐回答说:“浅粉的应该是黛玉吧!清新淡雅,幽幽情深,娇柔多情。”

  不一会儿,母亲走过来了:“你俩说啥呢?一会是黛玉,一会又是宝钗的。那我说,绿绿的叶子就是宝玉,是她俩的守护神呗。”

  我和四姐不禁为母亲鼓起掌来:“哎呀呀,我们的好妈妈,您说的才好呢?没想到您也懂红楼梦啊!真是小看您了!”

  母亲又气又笑地说:“去去去,什么懂不懂的,整天的说来说去的,直朝我脑子里灌,能记不住吗?再说了,那次你们跟你三姐,跑剧院去看越剧《红楼梦》,回来时每人拿个湿手帕,一个个眼睛红的的跟兔子似的,不是哭过是什么?”

  我俩一边一个,抱着自己的母亲:“妈哎,您真是不一般啊!”就这样一起摇着,晃着,笑着,心里眼里,是满满的甜蜜和幸福。

  记忆里父亲难得喝一回酒,所以酒量也不太大,加上那时很少有瓶装和盒装的酒。所以每每九月的时候,母亲就学村里人,做一些米酒和高粱酒给父亲喝。当然最美的当属菊花酒,可惜村里人不会做,母亲也就不会。至于白酒,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,才会打一些散酒回来衬托气氛。

  印象中村里的河边,种着一大片的高粱,长成时高过我的一半。长长的高粱杆,还可以当甘蔗吃。当然有些发红的玉米杆,啃起来也甜滋滋的。

  一旦等到高粱红了的时候,一树树结满果实的头颅低下了,沉甸甸羞答答地,就像女孩含羞似地。现在想起来那片红红的高粱地,就想起了电视剧《红高粱》。嘴里也不禁哼起《九儿》那首歌,身边的那片田野啊,手边的枣花香,高粱熟来红满天,九儿我送你去远方。只是当时年纪尚小,身边没有可思念和相送的人儿。

  酒准备好了,到了晚上,母亲拍一盘黄瓜,想法弄个油炸花生豆,再打几个鸡蛋炒炒,下酒菜就有了。昏暗的灯下,父亲坐在小桌边,边吃边喝,还不时和我们聊着家常。

  家里六个孩子,就哥哥一个儿子。哥哥还没参加工作的时候,父亲一高兴,就递给哥哥一小盅酒,辣的哥哥直咳嗽,父亲就大声笑起来。

  有一次哥哥喝的有点多了,脸红得跟关公似地,还不停地傻笑。常听人说酒喝醉了,有的人话多,车轱辘话翻来复去说。有的人东倒西歪,还说自己没醉。有的人则闷头大睡,有的人嗷嗷大哭。

  可我的哥哥特有意思,与众不同。他不能喝酒,一喝就醉,一醉酒就会笑个不停。不过我的哥哥很自制,从不轻易喝酒,可以说烟酒不沾。

  母亲做的酒,我和四姐也偷偷抿了一点,甜甜的带点辣味。可买回的散酒,可就大不一样了,辣完嘴辣胃辣心。

  少年时最喜欢星期六的傍晚,因为这个时候,父亲就要回来休假。骑着他那辆黑色旧自行车,奔波十多里路回到家中。远远看见父亲高大的身影,我和四姐都会跑到土坡前,接过父亲的自行车推起来。

  父亲在身边走着,而我俩就像是两只小鸟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还相互向父亲告彼此的状,父亲听了一言不发,只是呵呵地笑。

  九月的秋天,是收获的季节。这时候大豆、玉米、高粱陆陆续续成熟了,正等着收获。九月的天也格外高,仿佛盘古还在撑着天和地。

  九月的天,是那样宽阔蔚蓝,就像有人在天空,涂了蓝色的染料。九月她也像一幅水墨画,美丽而多情。这让我想起了几句诗:我是忆着,梦着,怀想着秋天,九月的晴空是多么高,多么远……

  九月里,父亲挥动着锄头,在挖玉米杆,准备种下麦子。母亲和我们在一旁,寻找玉米杆上,没有收到的玉米棒子。汗水顺着父亲的脸颊往下淌,我们为父亲递上毛巾,父亲擦擦汗,又继续弯下腰干活。九月里,我们帮着父亲推架子车,往地里送肥料;九月里,父亲学起村里人,在院子盘起层层的玉米架,又在房梁上挂起一串串的玉米棒子。此情此景,就像发生在昨天。

  可怜的母亲,她最终走在了秋天,定格在一个菊花开放的时节。那是一个永远让人刻骨铭心的日子,母亲在我们的切切盼望中,静静地闭上了眼睛。我们痛断肝肠,我们泪如泉涌。

  啊,啊,高粱熟来红满天,妈妈呀您却去了远方,妈妈您却走向了远方。

  九月九,重阳的日子,让我欢喜,也让我回忆泪流。母亲走了,后来父亲也走了。给我留下的,是无尽的思念和牵挂伤痛。九九重阳,点点心伤。情景依旧,人却不在。

  时光匆匆,又到九月九,思乡的人儿在外头。又是九月九我们也步入了重阳节的队里头。只是想起往事情悠悠,举杯消愁愁更愁;抽刀断水泪在流,充满感伤心更忧。

  人常说,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。没有了父母,也就没有了家。因此,重阳节回家的打算,始终徘徊在心头。

  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。甭管他乡有没有烈酒,只要自己的健康和开心自由。九月九到了,愿我们珍惜现在拥有的日子,珍惜和亲人朋友在一起的时光。因为谁也不知道永远有多远?思念有多长?儿女孝顺不能等,有机会一定要陪陪父母,帮他们刷刷碗,揉揉后背,散散步聊聊天,别让人生留遗憾。记住有的人,说一声再见珍重,也许就真的永远不见了。

  希望我们的亲人和朋友,举起杯,倒满酒,把快乐和幸福添在里头。为开心快乐干杯!为家庭和睦干杯!为家人儿孙事业宏图大展干杯!

  相信亲人和朋友的暂时分离,就是为了今后更好的相聚和重逢。因为我们的真诚和善良;爱和美好,一直就在路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