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博娱乐成

首页 > 散文 > 经典散文 >

生命,能否从此不再恨晚

发布:栀子花 时间: 2016-10-11 20:14 阅读: 次

生命,能否从此不再恨晚

  我忽然感觉到一阵苍凉,寒意的秋风扫过我破旧的小屋,落籍的样子让我素手无策,我还记得来时的匆匆和充满希冀的展望,只是这一望无尽头的翘首,终究还是让人累了。

  退,已无退路,不愿退回到当初,留,没有方向的逗留,勉强从嘴角挤出的笑容,连我自己都猜不透。这一路,还没开始,就仿佛看到了结局,隐隐灯火,萧条的马路,满目寂寥,从陌生还是到了陌生。

  我没有可怀念的从前,也没有可留念的当下,就这么一步步艰难的走着,何曾才能忘却的酸楚,我无法在换一个角度去看待人生,看透了,看穿了,发现什么都不是。

  “思难收,念难收,闲倚松窗望月钩,谁将我梦偷?

  爱何求,情何求,赌酒消愁愁不休,为谁甘做囚?”

  终究还是遇着沉浸在泥泞中的秋,子夜长空,独留了谁的苍茫,在无际的思绪中,找寻一个缺口,可以容忍繁华凋零,饮尽一生的醉酒,也愁不过满载的疼痛,下一个轮回,谁来渡我,这般凄苦,谁又站在忘川深处,与我红尘摆渡。

  隔着那一扇窗,却是山成水漫的疯长,我早已经不记得有没有那么一段时光,温柔过岁月,勾勒出过往,是不是还留着那时的香,定格的芳华,有着我来时的梦想。

  我要怎么走,才能将我的背影拉长,在灯火柔色处凄凉,在下一世的三生石上,刻下今生月光,流浪吧,一生流浪,流浪出天际,找不回初衷。是的,不断告诉着自己,不忘初心,却再也捧不起初心。

  含着泪水来到红尘俗世,却也是含恨而终,一边失去,一边选择,一边放弃,拼凑着不完满的人生,这是一个过程,也是伤痕累累的一生。“生命,能否从此不再恨晚?时光,能否从此没有相别?”我忍不住惦念着是否有那么一段影子,可以证明我昔日的笑颜,却只是一个人饮尽的风华。

  吹皱的池水,连着半城的寂寥,再也寻不回的潺潺赤血命格,青砖黛瓦,已是旧时烦忧残留,清风几时修,故人故城故梦,锁清秋。